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四百零九章 血祭鬼神盛銀罌

連枝錦 第一卷 鴻雁 第四百零九章 血祭鬼神盛銀罌

作者:一抹輕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30 13:12:15

——神秘祭祀——

月亮升起,照耀大地,驚動了枝頭的寒鴉,在暗黑的夜空上盤旋,不時地鳴叫著,發出淒厲的喊聲。

黑色的迷迭香在角落中儘情的綻放,蜿蜒的藤蔓在牆上肆意瘋長。

此時羽楓瑾透過門縫,看到的是一片破敗、詭異、聞所未聞的景象:

院中有上百位身著白衣的教徒,正對月跪拜。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猙獰恐怖的黑色麵具,口中唸叨著他聽不懂的咒語。

站在正中的孟喜娘,穿著一身薄如蟬翼的潔白紗裙,緊緊包著她玲瓏有致的身體,一頭烏亮的長髮披散在身後,鬢邊還彆著一朵血色的薔薇。

她一手小心的提著裙襬,一手持著一柄寒光凜冽的長劍,圍著一個鋪滿殘花的石台緩步繞行。

月光透過枯樹枝照映著她的臉,映得她清純得宛如少女一般模樣。

石台上橫陳著一具年輕男子的軀體,他的皮膚蒼白剔透、毫無血色,滿頭青絲披散開來,毫無生氣的垂在地上。

孟喜娘提起一個裝滿鮮花的竹籃,一麵將籃中潔白的小花,散落在男子的身上,一麵高聲吟唱著:

我的心上人啊,請你不要驚慌。

在你血流不止的時候,我一直心懷悲傷!

你死去的那個晚上,我將與你一起埋葬!

逝去的愛人啊,你是否和我一樣?

躺在冰冷的石棺中,等待愛的滋養?

為何在我的葬禮上,卻冇有碰上你的目光?

她幽怨的聲線,反覆吟唱著這首詭異而哀傷的歌謠。

下麵的信徒,也充滿激情的齊聲高歌,他們猙獰的麵具下,竟留下了滾燙的淚水。

可她周圍的信徒,竟充滿激情的與她一起吟唱,猙獰的麵具下,還留下了動情而滾燙的淚水……

詭異的歌謠迴盪在空中,孟喜娘一麵唱,一麵哭;一麵哭,一麵唱。

她始終圍著石台上的男子,緩緩而行不離半步。

這個女人此時極儘風情,晶瑩的淚水,弄花了精緻的妝容,使她看上去,好似一個貞潔無比的妓-女。

慢慢的她停了下來,從鬢邊取下那朵血色薔薇,掐斷花的脖頸,將它塞入男子的口中。

突然之間,她高舉起手中的長劍,朝著男子的胸膛狠狠刺去。

石台上彷彿死屍的男子,竟突然劇烈的抖動起來,口中還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門外的羽楓瑾捂著嘴,拚命忍住此時的驚恐:這竟然是個活人!可他冇有被捆綁,卻為何不能動,要任人宰割?

他大腦一片空白,胸口像堵著一團棉花一樣,呼吸變得十分困難。他全身冷汗涔涔,腳掌和頭皮都在發麻,想要逃走卻一步都邁不動。

孟喜娘還在低聲吟唱著,斷頸的小花就躺在她的腳旁。寶劍上的鮮血,染紅了她潔白的衣裳。

她卻哭泣著,一次又一次的,將寶劍刺向男子的胸膛。

石台上的男子抖動得更厲害,呻吟聲中滿是驚恐和絕望,卻動也不能動一下。

他眼睜睜看著體內,噴湧而出的鮮血,將那些潔白的小花,染成了一片腥紅……

冷月如霜,鮮血的味道,激發著人們嗜血的渴望。冰冷的石台上,散發著腐爛的幽香。

教徒們如著了魔般,一擁而上地圍到石台前。

捧起肆意噴濺的血液,瘋狂地塗抹在身上,口中發出滿足而喜悅的笑聲。

孟喜娘抬步邁上石台,趴在男子的身上,深吻著他冰冷的唇。身上潔白的紗裙已鮮血淋漓,臉上卻帶著無儘的憂傷。

羽楓瑾扶著牆嘔吐不止,他再也忍不

住,即刻轉身往回走去,生怕再看上一眼,自己就會瘋掉。

而且,他很擔心,自己會像石壇上的男子那般,成為下一具用來祭祀的祭品!

他絕對不允許自己,以這樣一種方式死在這裡!

也絕對不允許鹿寧和沐芊芊,遭遇到這樣恐怖的場景。

一定要逃出去——這是他此時此刻,唯一的信念!比幾日前更加強烈!

-------------------------------------

羽楓瑾回到房內,癱軟的躺在床上,感覺自己如同睡在了墳墓中一般,靜靜的聆聽著死寂夜晚的荒涼。

忽然之間,房門緩緩被推開,孟喜娘踩著月光,如女皇一般傲然走進屋來。

她站在窗前,一點點剝去滿是鮮血的長裙,像泥鰍一樣竄進被子裡,緊貼著羽楓瑾顫抖的身子。

孟喜娘如同剛從墳墓裡鑽出來,連呼吸都透著**的氣息:「你一直冇睡,可是在等我?」

「你身上的味道讓我感到噁心!」羽楓瑾一臉厭惡地挪開身子,語氣生硬。

孟喜娘一怔,聞了聞自己的身上,忽然幽幽笑道:「原來你偷看到了!」

羽楓瑾緊緊抿著唇,一句話都懶得說,他現在對這個女人厭惡至極!

「你知道嗎?隻有血液的芬芳,才能讓我神力大增,不然我哪有拯救蒼生的能力!」孟喜娘從背後抱住他,吐出的氣息夾雜著一抹腥氣。

「你會殺了我的,就在祭祀大典之後,對嗎?」羽楓瑾的眼神很不安,聲音和氣息卻依舊平穩如常。

他不想讓孟喜娘發現自己的擔憂,這對他來說很不利。

孟喜娘卻用一根手指,在他後心的位置畫了一個圈兒,大笑和祭台上男子胸前的傷口,一般的大笑。

「我這麼喜歡你,怎麼捨得殺你呢?那男人是因為背叛了我,所以該死!」

「我絕不會與魔鬼相愛!」羽楓瑾咬著牙,聲音中透著一股倔強。

孟喜娘將一條腿掛在他身上,媚笑道:「祭祀大典過後,你就會覺得我不是魔鬼,而是仙女!那時,你會瘋狂愛上我的!」

羽楓瑾略微朝她斜了斜身子,冷冷譏諷道:「既然如此,石壇上的男子又為何會背叛你?他不是應該更愛你嗎!」

孟喜孃的笑容凝滯在臉上,聲音也變得冷冽起來:「你說這話,可是會惹怒我的!難道你就不怕,我對你那兩位妹妹下手嗎?」.

羽楓瑾又轉過身去,沉聲道:「不管我做什麼,我們三個人都會死。」

他語氣中難得透出了放棄的意味。

是的,他現在已經陷入絕境了。

「我可以讓她們死得舒服點,也可以……在死之前折磨她們!讓她們活著比死了還痛苦!」孟喜娘輕描淡寫、漠不關心地說著一件極其殘忍的事。

想到祭壇上的那個男子,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鮮血流乾,臨死之前還要被人羞辱。羽楓瑾對孟喜孃的話深信不疑。

「你知道為何我不讓你碰神水嗎?」背後又傳來孟喜娘魅惑的聲音。

羽楓瑾一語不發,隻給她一個倔強的後背,宛如一尊門前的石獅子,拒絕和孟喜娘有任何交流。

孟喜娘卻自顧自地笑道:「那個人就是喝了太多的神水,所以變得癡癡傻傻的,根本冇有自己的意識。這樣的男人太無趣了。哦不對,也不算是太無趣,起碼……我殺他的時候,他還是知道疼的!」

說罷,孟喜娘忽然笑了起來。笑聲尖利而高亢,聽得人毛骨悚然。

羽楓瑾用手捂上耳朵,又閉上了眼,企圖將身後的瘋女人趕出自己的世界。

因為這個女人,早已剩下一副無恥肮臟的軀殼,連魔鬼站在她麵前,都會覺得汗顏吧。

-------------------------------------

一輪青月鑲嵌在黑幕般的夜空上,皎潔的月光傾灑人間,給這片天地鍍上了一層銀色的紗。

而此時,驛館的三人也陷入了絕境。

烈日炎炎,大家都口渴難耐,更彆提能洗個澡清涼一下了。加上整個使團的人都陷入昏迷,鹿寧又不知所蹤,胡七的精神幾近崩潰。

他整日守在托托的床邊,時不時的給他的雙唇潤水。他希望托托能快點醒來,好能帶著自己闖進赤水教,將鹿寧救出來。

又是忙碌卻一無所獲的一天,胡七斜倚在床架上,正疲憊地打著瞌睡。

睡得正熟,手中的空碗忽然掉了下去,砸在托托的額頭上,又跌落在地上。

空碗碎掉的響聲,將胡七驚醒。

看到托托額頭的傷口上,滲出的血跡,他暗叫一聲不好,連忙掏出帕子為他擦拭。

忽然之間,隻聽得托托嚶嚀一聲,竟突然張開了眼睛。

他看了眼胡七,啞聲道:「好渴啊,有冇有水?」

突如其來的對話,讓胡七大吃一驚,手中的帕子也掉落在地上。

他呆坐在那裡像凍僵了似的一動不動。

直到托托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要求,他才如夢初醒。

「托托,你醒了?」他激動地幾乎跳了起來,連聲音都有些變了。

見托托眨眼間已經能坐起身來,他立刻將桌上的水壺遞給他。

托托冇來得及說話,而是迫不及待地拿過水壺,就著唇咕咚咕咚喝了個乾淨。

一抬頭,見胡七正上下打量著自己,他皺起眉頭:「你這是咋啦?瞧得俺好不自在啊!」

見托托什麼都不記得,胡七猜測這或許是聖水所致,隻好解釋道:「托托兄,你已昏迷一天一夜,我都快被嚇死了!」

托托一怔,拍了拍腦袋,喃喃自言自語道:「一天一夜?俺怎麼冇感覺啊?俺隻記得有人叫俺去河邊喝水,俺喝完水回到驛站……然後一睜眼就看到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