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四百三十八章 夢魂不到關山難(二)

忽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羽楓瑾立刻放下筆,站起身來前去開門。

原來是府衙的一個兵丁,正穿著濕透的衣衫,氣喘籲籲地說道:「柳公子,方纔龍遊縣的縣令,得知我們在尋找使團的人,便前來稟報。

說他們縣裡的玄清寺,昨晚遭到歹人襲擊。全部僧侶被殺害,還有一些身穿官服的人也慘遭毒手。隻是不知他們是不是使團的人,想請咱們前去驗屍!」

最糟糕的訊息還是傳來了!

聽完這些話,羽楓瑾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死的人中……可有女子?」羽楓瑾說話都變了聲,臉上看不到半分血色。

那兵丁撓了撓後脖頸,呲牙說道:「這個他們冇有說!不過,龍遊縣離這裡不遠,不如你親自去看看便知道了!」

羽楓瑾正有此意。

如今鹿寧生死未明,他一刻都待不下去,便取來一把油紙傘,向那兵丁吩咐道:「勞煩你帶上些人馬,我現在就去瞧瞧!想必龍遊縣的縣令,必不認識朝廷的官員。」

-------------------------------------

雨過雲開,天空一碧如洗。經過一夜雨水的沖刷,大地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血跡,空氣中也瀰漫著花兒的香氣。

彷彿昨晚那一場驚心動魄,令人不忍卒睹的惡戰,從未發生過一般。

羽楓瑾馬不停蹄地趕到玄清寺時,昨晚遇害的屍體已整齊地被擺在院中,並鄭重地蓋上了白布。

遠遠看過去,寺院內白茫茫一片,冇有一絲人氣兒,淒慘無比。

縣官見到他們前來,立刻迎上去:「你們是從江寧府來的?」

羽楓瑾簡單地介紹了自己後,指著那些冰冷的屍體,問道:「這裡麵可有女子的屍身?」

說這話時,他的聲音和手指都在微微顫抖。

縣令撚鬚略一沉吟,斬釘截鐵的答道:「並冇看到女子,都是男子與和尚!」

羽楓瑾聽到這話,暗暗鬆了口氣。

不過,他還是穩了穩心神,才提步走了過去。似乎是擔心有誤,他還是一一掀開每具屍體上的白布,仔細辨認下麵蓋著的一個個淒慘的麵孔。

龍遊縣縣令跟在一旁,小心地問道:「請問,這些都是使團的人嗎?」

作為一個芝麻粒大小的縣令,一輩子也冇碰上過什麼命案。

此次,竟有這麼多人還人害死在自己的地界上,死的還都是朝廷中人。他的恐懼和擔心可想而知。

雖然明知柳長亭並非官府的人,可他見朝廷中的人都聽起差遣,便也不敢怠慢。隻當柳長亭是某位大官的親眷,纔能有此待遇。

羽楓瑾沉默地看了所有人後,才釋然地點了點頭:「冇錯,他們都是使團的人,而且是被一刀斃命的!看來對方是高手,而且人數不少!」

他略一思忖,看向縣令問道:「這地方可是在鬨匪患嗎?」

龍遊縣縣令連忙擺手,惶恐地說道:「我們這個縣又小又窮,彆說土匪了,小偷小摸都冇有!平時府衙裡最的案件,無非是丟個東西,或鄰裡間的爭吵——」

龍遊縣縣令突然收聲,因為他發現羽楓瑾已神色大變。那一雙眼正直勾勾的,盯著地上的一具屍體,嘴唇在微微顫抖,好像見了鬼似的一臉驚恐。

縣令順著他的目光,看向那具膀大腰圓的屍體:

一張黑黢黢的臉上滿是血跡,已經分辨不出原本的麵目。屍體身上有數不清的刀傷,右臂已被砍斷,左臂隻剩下半截……其死狀淒慘無比、令人動容。

羽楓瑾緩緩蹲下身來,喃喃道:「托托……看來你……用生命護

住了她……謝謝……」

說完,他顫抖著雙手,替屍體蓋上了白布。

隨後,他從身上拿出一錠銀子,放在縣令手上:「這位是我的朋友,不是朝廷的人!請幫他買一個最好的棺材,好生安葬在一個風水寶地吧!」

縣令看著手中的銀子,問道:「難道不將他的屍體,抬回家鄉安葬嗎?」

羽楓瑾眯起眼睛,眺望著遠處,喃喃道:「想必他都說不出,自己生於何處!就先將他安葬在此處,待我找到他的親人……再說吧……」

縣令撚鬚略一沉吟,說道:「不如這樣吧,我們這附近有個義莊,可以先將他停放進去,待他的家人來了再帶走。這人啊,一旦入了土,就不該再扒開土,打擾他休息了!想必他家人,也不捨得將他留在此處吧!」

羽楓瑾想了想,冇有其他法子,也隻好讚同:「就依大人所說的辦吧!」

二人正說話間,玄清寺外忽然跑進來一個兵丁:「大人,有一農婦前來報案,說自己晾在院中的衣服被人偷了,小偷還留了張字條!」

說著,便將那字條雙手呈給縣令。

縣令展開字條看了一眼,歎道:「這娟秀小字一看就是個女子,你說乾什麼不好,非要去做賊!」

羽楓瑾連忙搶過字條,隻看了一眼,便雙眼一亮,隨後麵帶困惑之色:「是她的字?!她為什麼去偷衣服?」

字條上是沐芊芊的筆記,他偶然間看過一次,便記在了心理。

既然沐芊芊安然無恙,又冇有及時回驛站和自己稟報。想必她一定被什麼棘手的事絆住了。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鹿寧一定和她在一起,而且說不定還受傷了,沐芊芊纔會無法脫身回來稟報。

縣令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便問道:「公子可認識這字跡?」

「寫字條的女子便是世子的未婚妻。此人關係重大,一定要找到她!」

雖然他很討厭這個說法,可為了讓縣令重視起來,儘快找到鹿寧,羽楓瑾也隻能說著違心的話。

縣令果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忙吩咐左右:「快!快!加派人手去找人!就算把龍遊縣翻過來,也要將這個女子找到!」

隨即,他看向羽楓瑾,又問道:「那個……你可知這位女子的麵貌如何,不然我這手下也不好找啊!」

「放心,我閉著眼睛都能畫得出來,你準備紙筆,我現在就給你畫一張畫像!」羽楓瑾仰起頭,沉沉歎了口氣。

-------------------------------------

沐芊芊托著鹿寧一路奔波。

離開城鎮後,沐芊芊開始牽馬緩行,帶著鹿寧走向小路。二人一馬越走越荒蕪,越走越偏僻。

荒山野嶺之中,隻見一間破敗不堪、雜草叢生的寺廟,坐落在不遠處。

沐芊芊心中一喜,覺得這裡是個很好的藏身處,便連忙牽著馬走了過去。

這座廟連門都冇有,裡麵年久失修、神象毀壞、斷壁殘垣,一片破敗的景象,顯然是荒廢已久。

破廟並不大,到處都是蛛網結織,廟內停了幾個薄皮棺材,上麵落滿了灰塵。

沐芊芊壯著膽子打開棺材,裡麵的屍體已經化成白骨,看上去就冇有那麼可怕了。

看來這裡已經變成了義莊!用來停放客死他鄉、無人認領的屍首!

雖話說寧睡亂墳,不進破廟。

但此刻此刻,再冇有比這裡,更適合她們藏身的地方了!沐芊芊一咬牙,決定在此處暫時安頓下來。

收拾出一個乾淨的地方,又從附近拔了些乾草堆在地上,順便燃起一堆篝火,她纔將昏

迷不醒的鹿寧,小心翼翼的放下來。

看著一身是傷的鹿寧,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刀劍砍得破爛不堪,鮮血和雨水將衣服浸透。整個人麵無血色、氣息微弱、全身發燙。

沐芊芊擔心她的身體,可身邊卻冇有可以救命的藥,和用來更換的衣服。

她略一沉吟,抱來一把乾燥的稻草,蓋在鹿寧身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鹿寧,你等等,我現在得出去一趟,很快就會回來的!」

說著,她便立刻離開義莊,騎上快馬返回城鎮。

儘管她知道這很危險,可在那裡纔有她所需的一切。而且,她必須要打聽到夏雲卿的下落,若是他落入敵人之手,那她自己就真是罪過了。

想到此,沐芊芊一挾馬肚子,加快了速度。

而另一麵,山風呼嘯,席捲著冷氣湧進破廟中,昏睡的人兒被凍得猛然驚醒。

鹿寧迷迷糊糊的撐開雙眼,抬眼望去,滿目皆是破敗與蕭條:

損毀的佛像、傾倒的香爐、四下瀰漫的灰塵……看到眼前的場景,一時間覺得恍若隔世。

可她竟暗暗鬆了口氣:看來自己命大,竟還活著!

她掙紮著要起身,可剛一用力,身上的傷口就開始隱隱作痛,鮮血不停的往外滲出。

她痛吟一聲,便倒了下去。鑽心的疼痛,讓她眼前一黑,眼淚順勢而下。

她努力撐起身子,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踝。雖然還很疼痛,卻比昨天消腫了不少!看來胡七的方法很有效!

一想到胡七,鹿寧的心中一陣刺痛:想著自己一直以來都那麼信任他,冇想到竟然所托非人,還連累了自己身邊的人!真是愚蠢!

想到此處,她懊惱的咬著下唇,緊握雙拳,恨不得將胡七找出來千刀萬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