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四百四十章 一步一殺續命償(二)

沐芊芊一跺腳,指著她身上的傷口,斥道:「你現在剛剛恢複體力,一身是傷還發著高燒,你現在去報仇,就是去送死!」

鹿寧推開她,不以為意的說道:「便是豁出這條命去,此仇也不能不報!」

沐芊芊見自己勸不動她,想強行留下她,卻又不是她的對手。

她乾脆橫身在門口,張開雙臂擋住去路,理直氣壯地說道:「不行!我絕不允許你去做傻事!」

鹿寧板起臉剛準備要硬闖出去,目光忽然落在了那口,剛剛被官府送進來的棺材上。

不知為何,她一看到那口棺材,體內就會湧起一種激烈的情感,強烈地刺激這她的淚腺。

她失魂落魄地走到那口檀木棺材前。

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驅使這,她用儘全身力氣使勁推開棺材蓋。在看到裡麵的那一瞬間,她仰天一聲哀嚎,便癱軟地撲倒在地,頓時泣不成聲……

——傷痛——

群山黑魆魆,大野陰沉沉,夜像張著黑洞洞的大口,將星月一齊吞併。

黑暗中一個嬌小的身影飛身越過牆,迅速隱入黑暗中。整座寺院現在空無一人,空氣中卻還能隱隱聞到血腥味。

鹿寧忍著悲痛,先走到了自己曾經呆過的廂房內。

床上的被子,還是掀開的模樣。

她似乎還能聽到臨睡前,胡七的軟語安慰,她摸了摸床鋪,如今卻早已冰冷,不再有任何溫度。

轉過身,一眼就看到地上空空的粥桶,托托狼吞虎嚥的模樣,還曆曆在目。

從小到大,他和自己爭搶食物的那些回憶,也都一下子湧現在眼前。

心疼得像刀絞一般,鼻子一酸,眼淚差點落了下來。

鹿寧昂著頭平靜了一會兒,便迅速離開了屋子。

一走出廂房,就看見一個小廚房的爐灶中,還有未燒完的柴火,自己用過的那個碗還放在桌上。

爐灶前放了一個小板凳,鹿寧甚至能想象得到:胡七當時坐在小板凳上,一心一意盯著火苗,為自己熬粥的樣子。

她真的很想知道,胡七將那些***摻進粥裡,攪拌均勻時,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可有想到過,托托那具殘缺不全的屍體,和自己這顆破碎的心?

走出小廚房,就是寺院裡最大的廂房。

數十張草蓆和被褥還鋪在地上,大部分都被鮮血浸染,被褥上的血跡早已乾涸,變成了紅褐色。

這些血跡的位置都是在頸部,許多人是在夢中被人一刀斃命的。

估計他們從暴風雨中死裡逃生時,還在想著: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卻不料,連一個晚上都冇有捱過去!

鹿寧邁著沉重的步子,一張張床鋪看過去。那些刺目的汙漬,讓她一雙拳頭越攥越緊。空氣中殘留的血腥之氣,讓她幾近窒息。

她忍不住扶著牆,強撐著自己不去想:那樣一個大雨瓢潑的夜晚,那些黑衣人湧進門來。

手起刀落,一刀一個,許多人還未來得及叫出聲,卻已氣絕身亡。

那是多麼安靜、陰森又恐怖的殺人場景!

鹿寧的眼角濕潤了,卻強忍著淚意,深吸一口氣,一把推開門走出寺院去。

此時,她手中正拿著托托心愛的狼牙棒,金釘上還沾著那些黑衣人的血跡……

月亮不知從哪裡悄悄探出頭來,好奇的打量著大地。

幾顆星星也連蹦帶跳的出現在天邊。這突如其來的光華,照亮了黑漆漆、空蕩蕩的寺院。

鹿寧踉蹌走在院中,看著每一寸被鮮血浸染過的泥土。

她走了一遍又

一遍,托托最後的模樣,深深的印在她腦海裡,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

鹿寧感覺自己的一顆心都要碎了,思緒淩亂的結成一張網,越網越緊,直達心底,讓她痛不欲生,至死方休。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門口,這是她與托托訣彆的地方,這裡是生與死的分界點。

大門框上還有托托淩亂而深刻的抓痕,抓痕深到幾乎要將木頭貫穿。

能想象得出他當時有多痛苦,卻有多麼堅強!他要誓死守護住這道門,將生和希望留給鹿寧,把死和痛苦留給了自己。

鹿寧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撲簌簌的落了下來。

她顫抖著雙手,撫摸著那些痕跡。

一抬頭,看見幾欲被砍斷的門框,那些刀痕雜亂而凶狠。能想得出,那些黑衣人當時有多麼瘋狂,已經喪失了理智和人性。

門口的下方,還能清晰的看到一大灘血跡。

鹿寧癱軟的跌坐在地上,忍住不去看那托托最後倒下的位置。

可晶瑩的淚珠,卻像斷了線的珍珠,滾下麵頰,模糊了雙眼。

又是一陣瓢潑大雨不期而至,正如玄清寺那個晚上的雨一樣。

大雨淋濕了鹿寧的心,那些慘痛無比的回憶,讓她的精神在慢慢融化。

她踉蹌地站起身來摸著黑走到後山,那裡有一片新墳,每一座土堆裡都埋著一具新的屍體。

鹿寧在每一座石碑前駐足、行禮,心中默然道:這裡每一條無辜的生命,都不會白白犧牲。

這筆血債一定要用鮮血來償還。我鹿寧保證,會帶著那些黑衣人的人頭,前來祭拜你們!

說完這些話,鹿寧堅定的轉身離開這個,此生此生都不會再回來的地方!

-------------------------------------

一夜之間,炎炎烈日的晴空,忽然降下了甘霖。

易容成柳長亭的羽楓瑾在睡夢中忽然驚醒,隻覺得渾身舒適,涼氣沁人,卻又有些莫名的心煩。

他走下床推開窗子,望著窗外濛濛雨絲,總覺得那破廟裡的情況,讓他有些坐立難安,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想了半天,也理不出頭緒,他不再猶豫,便立刻叫來幾名府衙內的兵丁,跟著他打馬回到那座破廟中。

果然不出所料,這一次在破廟裡,留下了許多有人生活過的痕跡:

止血的布、空空的酒壺、帶血的衣物……一切物品上都印有鹿寧的影子。

羽楓瑾顫抖的雙手,拿起那些帶血的衣物,他甚至能想象得出,鹿寧當時受了多重的傷!

這裡的條件如此簡陋,很難想象她究竟是怎樣活下來的。

羽楓瑾心中一陣抽痛,甚是自責:為什麼每次她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都不在她身邊去照顧她、保護她?

一個官兵跑過來,拱手道:「那邊發現了一些東西!」

他連忙走過去,隻見義莊的一個角落裡,堆放了許多兵刃。

羽楓瑾一驚,立刻意識到鹿寧的意圖。

他連忙向身旁的人吩咐道:「你們一定要儘快找到她的行蹤!另外,也要同時尋找安南世子的行蹤!」

那官兵摸了摸鼻子,奇道:「為何不派人留守在這裡,說不定她還會回來的!」

羽楓瑾歎了口氣,沉聲道:「她正準備要做件大事,並不希望被我們找到。如果她發現有人堅守在這裡,就一定不會再回來!那時,我們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隨後,他要來一張紙筆,在上麵刷刷點點寫下了一行字,用石頭壓在了托托的棺材上,才帶著眾人離去。

陣風吹過,那張字條被風吹展開來,露出一行筆力蒼勁的字:寧兒,不要衝動,來縣衙門找我,我一定會幫你的!落款依舊是柳長亭。

羽楓瑾帶著幾個兵丁剛回到縣衙,就看到門口一位長髯飄胸的長者在駐足。那人聽到身後的馬蹄聲,立刻回頭張望。

羽楓瑾見到老者,猛然一驚,立刻飛身下馬,拱手道:「夏大人,您還活著?」

夏雲卿打眼一看,竟是柳長亭,也激動的說道:「柳公子怎麼也在這裡?你們不是應該在江寧府嗎?」

「咱們進去說話吧!」

羽楓瑾一邊引著夏雲卿往裡走去,一邊說道:「得知你們的船,在橘子洲附近遭遇風暴,我就立刻趕過來了!」

二人進了柳長亭的廂房,關上房門,夏雲卿才歎道:「老夫識人一輩子了,竟也有認錯人的時候!冇想到那個胡七居然包藏禍心,聯合殺手,將整個使團的人都給害了!」

羽楓瑾神色嚴肅的說道:「我們一來這裡,就知道了玄清寺的慘案!我和縣令已將所有屍身都埋好了。也一直在尋找您和鹿姑孃的蹤跡!」

提及鹿寧,夏雲卿忙問道:「可有找到鹿姑娘?」

羽楓瑾搖了搖頭,沉沉歎道:「目前還冇有找到!不過,夏大人,您這段日子究竟在哪裡安身?為何纔到縣衙來?」

夏雲卿麵色凝重地歎了口氣:「鹿姑娘和托托拚死將老夫救出來,讓老夫先騎馬離開了。老夫擔心他們在路上設下埋伏,就暫時藏身在一戶農家。老夫等了幾日,不見追兵找來,纔敢出現在縣衙!」

羽楓瑾為他斟了杯熱茶,問道:「那夏大人目前有什麼打算嗎?」

夏雲卿喝了口茶,沉吟道:「現在這個情況,想必朝廷中已經知道了。也不知道聖上有什麼指示,所以老夫還是多呆幾日等一等吧!」

二人正說話間,敲門聲響起。

龍遊縣縣令推門走了進來。他一眼看到夏雲卿先是一怔,隨即看向柳長亭。

柳長亭連忙起身為二人介紹。聽聞麵前這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夏首輔,縣令立刻撩袍跪下,連連叩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