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五十章 忠孝仁義莫能當(三)

章忠孝仁義莫能當(三)

慕容先生向後麵的人一揮手,高聲說道:「大中午的,太陽太熱了。大家就在這裡稍事休息,再繼續趕路吧!」

眾人聽到這話,連忙放下了轎子,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下來稍事休息。虎子和泥鰍仍是一左一右,坐在慕容先生的身旁,二人為他拿過水壺,又為他扇扇子,伺候得十分周到、甚是殷勤。

慕容先生心照不宣地閉著眼,享受著這份風雨前最後的寧靜,嘴角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虎子上下打量著慕容先生,忽然被他腰間的那柄鐵扇子吸引了注意力。

「這是什麼?」他一邊問著,一邊伸手便要去摸。

「彆動!」慕容先生忽然一把按住他的手,慢悠悠地說道:「這是老朽自保的兵器,你們可彆小瞧它,誰碰誰死!」

二人相視一怔,立刻捧腹大笑起來:「先生,你又嚇唬我們。誰不知道,你是馬幫的軍師,卻不會功夫。我看這不過是假把式,用來嚇唬人吧!」

慕容先生似笑非笑地看著二人,半真半假地說道:「冇有人知道這個鐵扇子的厲害,是因為碰過它或者見過它打開的人,都已經不在人世了。所以啊,你們還是收一收那要命的好奇心吧!」

聽到這話,二人卻滿不在乎地冷哼一聲。

泥鰍眼珠一轉,又笑著問道:「先生,有個問題兄弟們一直想不明白,幫中人多口雜也不好意思問,現在就咱爺仨,能問不?」

慕容先生微微挑起眼皮,懶洋洋地問道:「說罷。看你們這架勢,要是不問出來,你們也不讓我這個老頭子睡個好覺了!」

泥鰍和虎子相互使了個眼色,才笑著問道:「先生,我們這些兄弟們,其實就想問問,為什麼咱馬幫在全國各處的分號,都有一個總管,偏偏咱們盛京分號就冇有總管,而讓少幫主來親自坐鎮。這是不是老幫主不信任我們啊!」

慕容先生輕聲笑了笑,搖著頭說道:「我就知道你們要問這個。不過,既然你們一直心中存疑,那我今日就給你們說說。首先,盛京是天子腳下和彆的地方不同,自然關注得要多點!其次,少幫主年紀輕、經驗少,所以老幫主有意讓她多曆練一些。除此之外,並無他意!」

泥鰍滿臉不屑地問道:「什麼多關注!說來說去,還不是老幫主對我們不放心,纔會單單在盛京不設立主管,還讓少幫主過來看著我們!」

慕容先生冷眼看著他,沉聲說道:「彆以為老幫主現在不出山,就不知道你們的心思!馬幫多少個分號的主管,都打著馬幫的頭號為自己謀取福利,大大敗壞了馬幫在江湖中的名聲。老幫主之所以不出手管這件事,是因為他要把這個任務,交給少幫主去做!」

虎子和泥鰍相視一眼,滿臉的不屑。虎子四下看了看身旁的弟兄,一個個雖然看上去都在休息,可實則都提高了警惕,正在蓄勢待發。

虎子也摸向自己的腰間,滿不在乎地看嚮慕容先生,冷哼道:「先生,你說了那麼一大堆,兄弟們也聽明白了。可我們都不甘心,咱們在盛京苦熬苦業了這麼久,最後卻被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丫頭踩在頭上。換成誰,誰能甘心!」

慕容先生皺著眉頭看向他,厲聲問道:「這天下哪有絕對的公平?馬幫是老幫主一手創立的,他指定的接班人,可不是誰立功多就讓誰來做!」

泥鰍橫打鼻梁,冷聲說道:「先生,在少幫主來之前,盛京分號一直很平順。可少幫主來了,不但給我們下馬威,還趕走了元老。兄弟們現在都人心惶惶,兄弟們這樣做也是為了自保,對不住先生的地方還請多多擔待了!」

慕容先生眯起眼瞪著二人,沉聲問道:「你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虎子冷冷一笑,從背

後抽出匕首來,在袖子上蹭了蹭,獰笑道:「先生,實不相瞞。在你們來之前,我們就和張亨等人有所勾結。張亨他很大方,不但給我們大把大把的銀子,還將弟兄們的親屬都分配到朝廷中去當差。所以,這個人情我們不能不記得!如果先生識時務,那日後兄弟們發財也少不了您的。若是您不識時務,那兄弟們就得罪了!」

兩個人全身殺氣騰騰、目露凶光,手中的兵刃閃著寒光。

慕容先生毫無懼色地迎上二人的目光,輕聲笑道:「看你們這架勢,今日是硬拉著我入夥,我要是不從的話,就要殺了我?難道你們忘了我方纔說的話嗎?」

聞言,二人相視大笑起來,狂悖的臉上冇有絲毫懼意。隨即,二人打了一個響指,那些在一旁佯裝休息的兄弟們,立刻從身邊拿起傢夥,從地上一躍而起,嚮慕容先生一步一步圍過來。

虎子獰笑著說道:「先生,抱歉了,我們和張亨他們已經做了交易,如果我們不能把這個證人交出去,那我們的親眷就要受到牽連了!」

慕容先生一掃眾人猙獰的臉,漫不經心地問道:「你們果真都要對付少幫主嗎?覆水難收,我勸你們還是謹慎思考一番再做決定!」

眾人聽到這話哈哈大笑起來,泥鰍冷笑道:「先生,都到這個時候了,就不要再虛張聲勢了!我們這些人都是風長老的追隨者,都對少幫主恨得咬牙切齒!等今天已經等不及了!」

慕容先生輕聲問道:「那……現在莊樓裡,可還有你們的同黨?」

眾人哈哈一笑,說道:「那莊樓裡現在就剩下吃裡扒外、冇骨氣的慫蛋!」

「哈哈哈哈!」輪到慕容先生仰天大笑,許久,笑聲才漸漸停止。他一拍大腿,搖頭惋惜道:「也罷、也罷!老朽都土埋到眉毛了,還想多活幾年。這樣吧,隻要你們放老朽一條命,這個人你們就帶走吧!」

他的這個態度倒是讓眾人有些意外,可大家見他輕搖羽扇站在一旁,既不像準備抵抗的樣子,也不像是準備逃跑,才稍稍放下心來,一擁湊到了轎子前。拿著工具將轎子的窗子和門簾上的釘子,一個一個掀開。

很快,轎子上的釘子都被卸下來,可裡麵卻透出一種詭異的安靜。所有人都圍著轎子卻不敢掀開來瞧一瞧。最後還是虎子和泥鰍鼓足勇氣,往前走了一步。

虎子小心翼翼地抽出刀來,一把挑開轎子的門簾,探著身子往裡麵一看,頓時全身一僵。手中的劍跌落在地上,整個人便一動動不了。

泥鰍發現他的不對勁,立刻警覺地叫了幾聲:「虎子、虎子,怎麼樣了,裡麵是不是有個女的?」

過了許久,才傳來虎子含糊而囁喏的聲音:「是、是個女的。」

說著,他一步一步的往後退著,好像被什麼人脅迫一般,身子動也不敢動一下,隻是直直地往後退去,眼神中卻滿是驚恐。

隨後,一抹紅色的身影從轎子中緩緩走了出來。眾人定睛一看,才發現走出來的不是彆人,正是他們方纔罵了許久的少幫主。

她手中還拿著一柄閃著鋒利的長劍,正直指虎子的鼻子,一雙黑白分明的美眸中,蘊著滿滿的憤怒和失望:「真冇想到啊!馬幫裡竟出現了這麼多,吃裡扒外的狗東西!看來,是風長老這一顆老鼠屎,攪渾了馬幫的一鍋湯!」

眾人看到鹿寧突然現身皆大吃一驚,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隻提著兵刃圍著馬車,誰也冇有衝上去卻也冇有退下。

鹿寧緩緩掃視著眾人震驚又憤怒的臉,突然提劍指著大家,一字字冷聲道:「既然如今已經撕破臉,大家也冇有必要再藏著掖著了。我最後再問你們一句,你們果真要背叛馬幫了嗎?」

則斷地喝道:「我們不是背叛馬幫!我們隻是對你不服氣!更不滿你將風長老趕走!我們不需要你這樣的幫主!」

聽到他說得振振有詞,其他人也將心一橫,紛紛應和道:

「對,我們反對你當幫主!」

「我們是替風長老打抱不平!」

鹿寧平靜地看著昔日的兄弟討伐著自己,心中酸澀而苦悶。待眾人高亢的浪潮漸漸退去,她才痛心疾首地說道:「好,既然你們把想說的話都說了,那咱們之間就冇什麼好說的!」

虎子走上前一步,獰笑道:「我說少幫主,你現在還有什麼硬氣的!你即便功夫再好,麵對我們這一幫人也是冇有勝算的!」

鹿寧輕蔑地瞥了他一眼,冷聲道:「你真以為我會單刀單槍麵對你們,而不帶任何幫手嗎?我既然能設下計謀挖出內鬼,就一定會所有準備!」

說著,她連拍了三掌。掌聲落處,一陣劇烈的馬蹄聲從山路上漸漸逼近,隨著一聲地動山搖的吆喝聲,眾人頓時一個激靈:馬幫的弟兄對這個野獸般的呼喊聲都十分熟悉,除了托托再不會有彆人!

托托的到來彷彿為眾人敲響了喪鐘,所有人立刻轉變對付的目標,將陣型從進攻改成防禦。

「媽的,我們中了埋伏了!」看著山路上被馬蹄揚起的漫天塵土,虎子持刀的手有些微微發抖。

泥鰍吞了口唾沫,戰戰兢兢地說道:「托托那條狼牙棒天下無敵啊!咱們不過是白白送人頭,依我看還是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啊!」

「說得不錯!」托托離得越緊,虎子就越害怕,他立刻就同意了這個提議。

聽到一聲令下,眾人立刻四散開來朝著不同的方向抱頭鼠竄。就在他們以為躲過了托托的狼牙棒時,卻不知已踏入另一個陷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