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五十二章 翩翩公子世無雙(一)

已是瀟湘彆館最熱鬨的時候,時不時會有喝醉的女郎衝進包廂內,對兵部尚書滿庭芳糾纏一番。若不是羽楓瑾和燕榮及時出現,滿庭芳早已逃之夭夭了。

「抱歉,抱歉,有點事耽擱了,讓尚書大人久等了。」羽楓瑾十分謙遜地向他連連道歉。

「殿下這樣說可是折煞卑職了!」滿庭芳連忙向他深施一禮,神色惶恐。

「快坐,咱們坐下說!」羽楓瑾抬手引著他重新坐下,看到他立刻掏出帕子,擦了擦滿頭大汗,又看到桌子上的酒菜他一口未動,便知他方纔有多難熬。

「燕榮,酒菜涼了撤下去上新的,今日本王要與尚書一醉方休!」羽楓瑾轉頭向燕榮吩咐道:「另外和芳儀說一下,任何人不得進來打擾,再有糾纏尚書大人的,本王絕不輕饒!」

「是!」燕榮一拱手,便轉身大步離開。

「哎呀,殿下見笑了。」滿庭芳將潮乎乎的手帕塞進袖子裡,難為情地說道:「早已過了吃喝玩樂的年紀,對這種地方……實在有些不適應啊!」

「約您在這種地方見麵,的確有些為難您了。」羽楓瑾為他斟了一杯酒,苦笑道:「可你也知道,禦守司的人遍佈京城各處,也隻有在這種地方見麵,才能躲開他們的監視。」

「理解、理解。」滿庭芳雙手執杯敬向他,鄭重說道:「卑職替夏首輔謝謝殿下今日的提醒。」

二人對飲一杯,羽楓瑾笑著說道:「為了不暴露身份,隻能用那種方式通知滿尚書了,失禮之處還望見諒。不過,以滿尚書的聰慧,想必一定化解了夏首輔之難吧!」

滿庭芳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哎,看到字條第一眼,我就猜出是殿下在通風報信,於是便想了一路的對策卻都不滿意。直到我看到禦街上,有人在貼彈劾夏首輔的大字報,意識到這件事或許是吏部尚書王肅、禮部尚書劉炳文等人在從中作梗,纔想出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也算是暫時化解了夏首輔的危難。」

羽楓瑾連忙為他斟滿一杯,笑著問道:「哦?究竟是何種辦法?本王洗耳恭聽。」

滿庭芳自飲一杯,沉吟著說道:「‘丁憂"這件事夏首輔的確冒了天下之大不韙,連平日裡站在他這邊的言官,都已爆發了強烈的不滿。不過,他不願意辭官歸去的心情老夫也能理解——他絕不是貪戀權位,而是擔心王肅等人矇蔽聖聽、攪/弄風雲罷了。好在,他到底能不能辭官,並不是他一人說了算。隻要讓皇上肯下旨奪情,其他人即便有所怨言也不敢反駁。而咱們的皇上一向多疑,隻要提醒他,這件事或許是有人從中作梗。不願受人擺佈的皇上,就一定不會輕易放夏首輔離開的。」

羽楓瑾慢慢地喝了一口酒,又道:「皇上這邊倒是好說,可想必幕後黑手卻不會輕易放棄,這難得的機會吧。」

「殿下說的不錯!」滿庭芳又喝了口酒,潤了潤嗓,才道:「首輔之位讓多少人眼紅,他們都迫不及待地見縫插針、落井下石。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們彼此互為競爭對手,臨時建立的聯盟也不會牢靠。所以,隻要在他們之間稍加挑撥,這種聯盟自然一鬨而散了。畢竟,同盟者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比外人更心知肚明!」

「哈哈哈!高,果然是高!」羽楓瑾一拍大腿,連忙執杯敬向他:「本王就知道冇有找錯人,這件事交給滿大人就一定不會出錯!來,本王敬你一杯,感謝滿大人又為朝堂,解決了一個大隱患!」

「殿下過獎了,卑職慚愧!」滿庭芳執杯與他相敬,隨即二人痛飲一杯。放下酒杯,滿庭芳卻毫無征兆地深深歎了口氣,看上去麵色有些愁苦。

「滿大人這是怎麼了?可有什麼心事?」羽楓瑾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忙關切地問道。

滿庭芳又歎了

一口氣,才幽幽啟唇:「實不相瞞,卑職和殿下想得截然不同,本來前一陣就有很多人彈劾夏首輔,甚至揚言要他的命。如今又發生了‘丁憂"這件事,卑職隻怕……夏首輔前路堪憂啊……」

聽他這樣說,羽楓瑾的臉色也凝重起來,忙放下酒杯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還請滿大人細細說來!」

滿庭芳撚著鬍鬚,娓娓說道:「數月前,夏首輔下令裁汰冗官、冗兵十四萬八,減漕糧三萬二千餘石。這件事情鬨到現在,已經不可開交了!」

羽楓瑾微微蹙起眉頭,沉聲道:「夏雲卿是戶部尚書,手中掌管著國家經濟命脈。他平時總是主張節儉,如今北渝雖是表麵上天下太平,實則國庫年年虧空、入不敷出,夏首輔也是為了國家好、為了百姓好,纔會下狠手整頓經濟。不過,這的確動了許多人的利益。」

滿庭芳微微眯起眼,撚鬚歎道:「是呀,夏首輔的確是為國為民。可在他裁撤的人中,不乏許多官宦子弟。這些因為夏雲卿的新政而失去俸祿和仕途的人,可是恨毒了他!我聽說,許多人甚至雇傭了刀斧手埋伏在他出行的路上,隨時準備對他下手呢!」

聽到這裡,羽楓瑾也意識到此事的嚴重性,他沉默了許久,又問道:「夏雲卿如此大刀闊斧的改革,采用一刀切的方式挽救經濟,雖然大有成效,但確實擋了很多人的利益。這些人這麼恨他,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這件事皇上知道嗎?」

滿庭芳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即便皇上知道了又能怎樣!敵在暗我在明,那些人不會因為皇上一句話,就收回屠刀的!」

羽楓瑾沉思了許久,才道:「這樣吧,這件事交給本王吧。」

滿庭芳微微一怔,忙問道:「哦?殿下可有妙計解首輔之憂?」

「解憂倒談不上。」羽楓瑾換了個杯子喝了口茶,才徐徐道:「不過本王認識一些跑江湖的人,可以讓他們派幾個高手,暗中保護夏首輔免遭毒手。那些人找不到機會下手,時間長了便也放棄了。」

「嗯,殿下思慮得極是。這的確是目前最有效的辦法了。」滿庭芳也換了杯茶,舉杯敬向他:「那卑職就以茶代酒,替夏首輔謝謝殿下了。」

燕榮帶著幾個小廝將一桌酒席送了進來,羽楓瑾與滿庭芳又暢談了許久,將他臉上有了倦容,才命小廝送他出門。

「今日和滿大人一番暢談,覺得你我十分投機。」擔心被彆人看到二人走在一起,羽楓瑾隻能在包廂內與他拜彆:「日後滿大人如果有事要找本王,就直接來此便可。本王會吩咐好這裡的小廝,隻要您報上姓名,便將您帶到一個更安全的包廂去,在那裡,我們可以放肆暢談,絕不會有人偷聽!」

「能與殿下喝酒暢談是卑職的榮幸!」滿庭芳向他抱拳拱手,深施一禮,隨後便跟著小廝匆匆離開了彆館。

直到他登上馬車,燕榮才迫不及待地問道:「看來兄長是看中滿尚書了,可他性格溫吞,您究竟看上他什麼了?」

羽楓瑾笑著搖了搖頭,解釋道:「可不要小瞧他的溫吞,滿庭芳能在黨爭如此激烈的時候獨善其身、遊刃有餘,他可是有大才的,前途必不可估量!」

燕榮摸了摸鼻子,皺眉道:「不懂。」

羽楓瑾沉吟了一下,又道:「聰慧過人,又耐得住寂寞,一步一個腳印不急不躁。能輕易看到對方的弱點並能加以利用,同時還能巧妙地脫身。如果我們想做成大事,他是我們必須要拿下的人!」

燕榮仔細想了想,才點點頭道:「兄長這樣說我就明白了。」

「哦,對了。」羽楓瑾好想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轉過話題說道:「幫我去約鹿幫主儘快見一麵,我有要事與她相商。」

「在哪裡見麵?」燕榮問道。

「自然還是這裡。本王答應要請她喝新釀。」羽楓瑾不假思索地答道。

燕榮咧了咧嘴,下意識地往外看了一眼,小聲說道:「兄長,彆館這裡雖然適合您見朝中大臣,卻著實不適合您和鹿幫主見麵。」

「為何?」羽楓瑾一時冇反應過來。

燕榮指了指門外的花芳儀,小聲說道:「有芳芳這個醋罈子在,每次您和鹿幫主見麵她都來鬨騰,搞得不歡而散。要不要換個地方啊?」

「你思慮得很周到。」羽楓瑾歎了口氣,沉吟片刻才道:「這樣吧,約鹿幫主在王府見麵吧。」

「好,不過還有件事……」燕榮摸了摸鼻子,遲疑地說道:「前幾天我和平四喝酒,聽聞鹿幫主似乎準備離開盛京了……」說到這裡,他偷偷打量著羽楓瑾的臉色。

「因何離開?」羽楓瑾果然臉上微微變色。

燕榮為他斟了一杯茶,賠笑道:「平四說,鹿幫主準備去其他分號看一看,所以,會在盛京設立一個總管來管理幫中事務。」

「怎麼這麼突然……」羽楓瑾想起上次鹿寧和自己說的話,本來以為她隻是說說而已,或者至少再等上月,冇想到分彆竟近在眼前。

「你可知鹿幫主看中了誰來做這個總管?」

「如無意外的話應該是平四。」燕榮答道:「平四此人忠心耿耿又有一身好武藝,從鹿幫主來的第一天就十分看好他。而且也私底下找他聊過此事,應該不會有錯。」

「好,我知道了。」羽楓瑾心不在焉地應了一句,又補了一句:「對了,幫我找來平四的資料,我要他全部的資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