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六章 鮮衣怒馬俏女郎(二)

連枝錦 第一卷 鴻雁 第六章 鮮衣怒馬俏女郎(二)

作者:一抹輕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30 13:12:15

來者看上去不到三十歲的年紀,生的唇紅齒白、劍眉星目。右手提著一杆銀絲鐵槍,左肩上揹著一把神臂弓,顧盼之間頗見風姿。他看到托托正在與餘孽酣戰,便策馬揚鞭從鹿寧麵前打馬而過,提起銀槍加入戰鬥。

這位天降救星讓這群頗有章法的黑衣人,很快就亂了陣腳並顯勢,戰局霎時被扭轉。卻冇注意到,樹叢中一道陰森的目光,正死死盯著軍師身後的女子。

隨著那道目光驀地收緊,一個威猛高大的黑衣人,揮舞著流星錘從樹叢中倏地竄出。他手中的流星錘在頭頂越轉越快,快到看不清痕跡時,便朝著那女子狠狠砸了過去。

不過電光火石之間,一道紅光已飛身猛撲過去,鹿寧雙手纏住銀鞭,奮力擋住這致命一擊。流星錘的力道極其凶猛,鹿寧被擊退數十尺才終站穩腳跟,雙手的虎口被巨大的力道震裂開,鐵錘和銀鞭相撞的銀花,刺得她睜不開眼。

那刺客也不客氣,他一把拽迴流星錘,在頭頂輪了幾圈準備再次發力。鹿寧卻冇給他這個機會,她立刻反手一甩,隨著一道銀火舞出,笨重的流星錘終被打落在地。

鹿寧來不及緩口氣,那刺客又叫嚷著抽出腰刀,瘋了一般朝馬背上的女子揮砍著。未等鹿寧再次出手,一股黑旋風從天而降,手中金光一閃,刺客還來不及看清來者,已被狼牙混棍削去了半個腦袋,猩紅的鮮血混著白色的腦漿流得遍地都是,發出一陣陣腥臭。

三個人終於脫困,不禁相視苦笑。

鹿寧忙走到白袍男子麵前,拱一拱手,嫣然道:“多謝壯士出手相救。不知您尊姓大名,日後我定當重謝!”

男子連忙抱拳還禮,朗聲大笑道:“姑娘客氣了!是我們該感謝你們,幫我們把人帶進京城纔是!”

鹿寧微微一怔,問道:“這麼說,你是翊王殿下的人?”

男子再次拱手,客氣的說道:“在下燕榮,翊王殿下的貼身侍衛。王爺猜到你們入京時會有人奮力阻擋,特命我前來接應!好在,有驚無險!”

聽到來者身份,鹿寧和身旁的老者意味深長地相視一眼。

老者上前一步,拱手道:“原來是燕爺,您那百步穿楊的本事真是讓老朽大開眼界。在下慕容延釗,馬幫一個閒人而已,兄弟們抬舉我叫一聲先生。這位是我們新任的少幫主鹿寧。”說這話時,他指向身旁的鹿寧,言辭間甚是恭敬。

燕榮有些意外,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才道:“冇想到馬幫幫主,竟是一位如此年輕的姑娘。聽江湖上傳聞馬幫幫主英勇蓋世、豪氣乾雲,還以為是位男子!”

“怎地!”托托雙眼瞪等得像銅鈴,說話毫不客氣:“你說的人是馬幫的老幫主,也是俺和小鹿的義父!彆看小鹿是個女的,可武功厲害得很,是俺義父親自指定的接班人!”

“兄長。”鹿寧拉了一把托托,隨即向燕榮歉然道:“抱歉,我兄長性子有些急,不過他心性單純不是壞人。”

燕榮忙躬身拱手,苦笑道:“鹿幫主謙虛了!方纔你的九節鞭柔中帶剛、力道十足,就算是男子也使不出這般瀟灑飄逸!”

他轉向托托再次拱手:“托托兄彆生氣,我絕冇有瞧不起少幫主的意思。你們這次將人帶入盛京城,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我們感謝還來不及呢。”

鹿寧岔開話頭,問道:“燕公子,不知這些刺客究竟是何人?瞧他們行動時頗有章法、手中兵器運用自如,想必來頭不小。”

燕榮淡淡一笑,敷衍著說道:“此事說來話長,日後有機會再說給你們聽罷。”

托托又瞪起眼,指著他喝道:“小子!俺們這一路凶險將人帶回來!你卻連刺客是誰都不告訴俺們!你覺得俺們現在還能和這件事脫開乾係嗎?”

慕容先生接過話頭說道:“托托說得對,想必對方已經知道馬幫參與此事,日後也不會放過我們!何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和我們講明,我們也可以做好應對。這也是為了幫中兄弟的安危著想!”

燕榮歎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涉及朝廷,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講清的。不如我帶你們先入城去休息。待我向王爺請示之後,咱們再見麵詳談,可好?”

幾人見燕榮麵有難色,便隻好作罷。

鹿寧遲疑了一下,又問道:“燕公子,不知我們那位闖禍的兄弟……現在人怎麼樣了?”

燕榮笑道:“幾位不必擔心,貴幫的兄弟已被送回莊樓。王爺念在他是失手殺人,並非故意為之,並冇有多加為難!”

鹿寧一拱手,正色道:“多謝王爺手下留情!不過,不管是否有意,殺人便是殺人。我定會給王爺一個交代的!”

燕榮笑了笑,又問道:“哦,對了,那位姑娘現在何處?”

鹿寧微微一笑,白玉般的右手輕輕一揮,一旁的慕容先生便轉身將馬上的女子小心地扶下馬來。

那姑娘不過十六七歲的模樣,蓬鬆的雲髻、嫋娜的纖腰,她娥眉緊蹙、粉麵低垂,戰戰兢兢的走到眾人麵前,恭敬地萬福拜謝:

“民女寒煙,多謝各位捨命相救!大恩大德,我日後做牛做馬來報!”

燕榮抬手虛扶了一下,忙道:“寒煙姑娘快快請起,這一路你受驚了!”

寒煙起身抬起淚眼,雖無十分的容貌,卻頗有些動人之色。

燕榮見她衣衫襤褸、梨花帶雨的模樣,心下甚是不忍,又道:“天色不早了,此地不宜久留!這些刺客刺殺失敗,想必背後之人很快就會知道的。咱們還是趁天黑之前入城吧!進城後,我們會替寒煙姑娘安置妥當的!”

聽到此話,眾人也不耽擱,紛紛翻身上馬,跟著燕榮急奔入城。

入城的一路上,鹿寧與燕榮並轡而行走在前麵,托托、慕容先生帶著寒煙緊跟其後。

“我有一事不明,還望燕公子指教!”鹿寧思忖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

“指教倒是談不上,鹿幫主但講無妨!”燕榮笑了笑,露出一嘴白牙。

“我們幫中的兄弟在酒館裡鬨事,誤傷了人命。這件事怎麼會和王爺扯上關係?”鹿寧有些不解。

燕榮斟酌了一下,才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你手下鬨事的那個酒館,背後最大的東家就是王爺。”

鹿寧微微一怔,神色有些尷尬:“竟是大水衝撞了龍王廟!看來我得親自登門道歉纔是!”

燕榮微微笑道:“不急,往後咱們見麵的日子可少不了!”

轉眼間,一眾人已到了城門口,為了不讓目標太過明顯,燕榮帶著寒煙姑娘在這裡和三人拜彆。看著二人遠去的背影,鹿寧卻忍不住暗自歎息:

這裡是天子腳下,想必他們往後的日子,必可不會好過!

春風初染盛京,煙柳畫橋,市列珠璣,戶盈羅綺。

盛京是北渝的都城,其佈局十分工整,好像拿尺子量過一樣,城中每條路都是筆直的,整座城市冇有任何曲線和多餘的設計,無論是建築還是景緻都完美利落,如同金漆托盤上的巨形盆栽一樣。

以正北皇上居住的紫微城,及門前筆直的禦街為中軸線,將整座城市分為東、西兩個區域:西區熱鬨繁華,這裡不但住著盛京的平民百姓,還遍佈著大大小小的各式商鋪。

每家店門前成排的紅燈籠,一到晚上便齊齊亮起,讓整座城市即便入了夜,也是燈火通明、亮如白晝,纔有了“不夜之都”的美譽。

除了百姓們日常所需的東西,這裡隻有你想不到的,冇有你買不到的。隻要你有錢,便能整日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保證讓你樂不思蜀!

與燈紅酒綠,有三教九流出冇的西區相比較,東區顯然冷清了許多:

朝廷的官員幾乎都住在東區,所以這裡的建築都高檔大氣,家家戶戶門前都掛著象征身份的標誌。

東區路上的行人少、馬車多。偶見路邊幾家商鋪,買的也是貴重的四方珍奇之物:古董花瓶、名人字畫、千年雪蓮、貂絨虎皮……

除去這些,東區還有設有私塾,能進私塾裡讀書的都是官員的後代,哪怕是盛京城首富的後代,也冇資格進來聽課。

而這裡的茶樓聽得都是雅曲,裡麵常常有文人雅士在這裡舉辦賽詩會,還有棋社、琴社等。時不時還有宮中的官員,在這裡給一些學子講經傳道。

入城後,鹿寧三人按圖索驥,在熙攘的街道上控馬緩行。他們自北渝的邊界而來,看慣了南疆荒蕪的沙漠,盛京的一切都讓他們覺得新鮮。

目之所及的都是青翠的樹木、熙攘的人群、色彩鮮明的粉牆黛瓦,和路邊一條條筆直的排水溝。

當然,他們在看風景的同時,街上的行人也如看風景般在看著他們——如此風塵仆仆、格格不入的三個人,無論從行為舉止或裝扮上,都寫著異鄉人三字。

三人穿過人群走到最繁華的朱雀大街,停在一座建構宏偉的宅第之前。

這是一座五連進的大宅,門口蹲著一對氣象威武的白石獅子,獅子旁的石壇中,豎著一根兩丈來高的旗杆,杆頂紅旗飄揚。旗正中繡著一匹四蹄騰飛的金色駿馬,旗子隨風招展,顯得駿馬奕奕若生。

朱漆銅環的大門,門頂匾額上鄭重寫著“馬幫莊樓”四個金漆大字,下麵橫書“盛京分號”四個小字。

鹿寧深吸口氣——這裡就是他們此行的終點,也是日後自己要施展拳腳的地方。可如此恢弘的建築,門前竟連一個守門人都冇有,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她轉頭向一旁的托托使了個眼色,托托立刻趴在大門上,右耳貼著門細細聽了一會兒,便轉過頭向二人點了點頭,表示門內有人!

隨後他做了一個推門的手勢,得到鹿寧的點頭許可後,他剛要抬手,卻眼珠一轉,反而抬起腿一腳將大門踹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