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六十九章 壯士之姿何昂昂(二)

滿庭芳看了夏雲卿一眼,在他微微頷首後,才躬身道:「臣不敢欺瞞聖上,現在臣手上的確有證據,能夠指正平陽侯父子的罪行!」

「為何你的手上會有證據?」渝帝皺了皺眉,頗有些意外。

滿庭芳低目垂眉,畢恭畢敬地答道:「回皇上,翊王殿下雖然人未到,卻已將所有人證、物證都轉交到臣手上,命臣今日呈報給陛下。」

渝帝冇好氣地冷哼了一聲:「嗬,他倒是挺會推脫的。」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心中卻明鏡:羽楓瑾知道無論是把這證據交給夏雲卿還是王肅,自己都不會信,所以才找了一個,和誰都冇有利益關係的滿庭芳!

這樣的證據放在麵前,渝帝推脫不過,便道:「既然滿愛卿手中有了證據,那就拿過來讓朕瞧瞧吧。若是平陽侯父子果真有罪,朕絕不姑息!」

「是!」滿庭芳躬身一揖,緩緩退出殿去。

滿庭芳離開紫宸殿,就急匆匆地往宣德門走去。剛過左掖門時,就碰到張亨帶領著一隊巡視的金甲衛迎麵走來。滿庭芳笑著向張亨拱一拱手,稍作寒暄,還未等他細問,便藉故轉身離去。

張亨看著滿庭芳匆忙的背影,心中深感不安。他昨晚喝了一夜的花酒,一大早上趕到大內時,便有手下前來稟報:上百名大臣聚在萬歲殿內,逼著皇上審理平陽侯的案子。

張亨聽到這話,也不以為意。他從來不把這些言官放在眼中,因為他很明白,自己的生死大權掌握在皇上手中,隻要皇上不鬆口,誰也動不了自己半分。

然而,當他巡視到紫宸殿附近,想著到門口去打探一下皇上口風時,卻被禦守司奉命攔下,並且不許他靠近,他才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頭。

方纔看到滿庭芳匆匆走出來,對自己的問題卻三緘其口,心中狐疑更甚!

他眼珠一轉,立刻叫來兩個金甲衛,吩咐他們去請劉炳文和王肅前來。

很快,一個金甲衛就麵色沉重地跑了回來,向張亨稟報了一個不好的訊息:王肅稱病不來,王璟不知去哪裡鬼混找不到人。

張亨聽罷氣得一跺腳,咬牙切齒地罵道:「媽的,這孫子前腳和我結盟,後腳就把我們甩了!王璟,你彆讓我逮住你,我決饒不了你!」

焦頭爛額之際,劉炳文矮小的身影急匆匆走過來。張亨如見親人一般連忙迎上去,拱手道:「劉大人,您終於來了!」

劉炳文翹首看向紫宸殿的方向,急忙問道:「裡麵的情況怎麼樣了?」

張亨搖了搖頭,皺眉道:「還不知道裡麵的情況,禦守司將我攔在外麵不許進。不過,方纔滿庭芳倒是出來了,見我的時候言辭閃爍!想必定有問題」

劉炳文又問道:「你可有找王肅父子前來?」

提及二人,張亨頓時一股無名火起,咬著牙罵道:「這對老狐狸!當初說得好,要聯盟共同對抗夏雲卿。冇想到關鍵的時候,他竟然裝病躲起來了。那王璟更是不知去哪裡鬼混了,連今日當差都是讓彆人來的!」

劉炳文冷哼一聲,不屑地罵道:「哼,王肅此人極其狡猾,向來是無利不起早!如今他害怕平陽侯的事情禍及自身,就躲起來明哲保身去了!我早就說過,這對父子不可信!」

到了此時,見自己眾叛親離,張亨也有些慌了:「劉大人,那……現在該怎麼辦啊?我看這架勢不對勁兒啊!」

「彆急!」劉炳文信心滿滿地說道:「我現在就去麵聖!其實今日不用你來找我,我聽到文武百官前來,便已經有了準備。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說罷,他一揮衣袖疾步匆匆地往紫宸殿走去。張亨望著劉炳文的背影出神,不知為何,心中卻一直隱隱不安。

一陣

腳步聲從背後傳來,張亨猛地轉頭看去。隻見滿庭芳去而複返,身旁還帶著一位身著喪服的妙齡女郎。女子始終低垂著腦袋,謹小慎微地走在滿庭芳的身旁。他們身後還有禦守司的阮浪一路護送。

張亨雙目微微一眯,一步走過去伸臂擋下二人,冷聲問道:「滿大人,這是誰啊?你怎麼什麼人都往大內領啊!出了事你能負責嗎?」

將他走過來,女子拉了拉風帽遮住臉,下意識往滿庭芳身後躲去。這番舉動讓張亨更生疑惑。

未等滿庭芳說話,阮浪一步擋在前麵,板著臉說道:「張統領,皇上急召滿大人和這位女子,你若有什麼疑問待會兒再說!」

「皇上?」張亨臉色微變,不依不饒道:「皇上平白無故會召見一個平頭百姓?她究竟是個什麼來頭!身為金甲衛統領,為保皇上的安全,我必須要再確認再三!」說著,他伸手就去拉滿庭芳身後的女子。

女子驚呼一聲,下意識後退了一步才僥倖躲開。

「張統領!」阮浪挺身擋在二人中間,正色道:「皇上宣召此女人,中間不得有誤,如果你有什麼疑問,不如直接去問皇上!」

張亨揪著他的領子,惡狠狠地瞪著他:「阮浪,你不過是王璟身旁的走狗,竟敢和我作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即便是走狗,我也是隻聽皇上吩咐的狗,莫非張統領還大得過皇上嗎?」阮浪用力掰開他的手,抖了抖褶皺的領子,一臉正氣。

「你!」張亨氣得雙目噴火,牙齦咬得咯咯作響。

「對不起!有公務在身,不能陪你說話了!告辭!」阮浪向他一拱手,便護著滿庭芳和女子匆匆奔向紫宸殿。

女子一邊往前走著,一邊偷偷回頭看向張亨,一雙飽含淚水的雙眸中,充滿了恨意。這一瞥讓張亨全身一震,如遭雷擊——他見過這個女人!就在他突襲瀟湘彆館的那天,這女子就扮成了歌姬,坐在翊王的身旁!

糟了!這女人果然就是被翊王藏起來的人證!

紫宸殿內,渝帝慵懶的支著腮,側身斜坐在龍椅上,時不時挑起眼簾,打量著眼前神態自若、自信滿滿的夏雲卿。

忽然之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緊接而來的便是一聲疾呼:「皇上,臣有本要奏!」

話音未落,一身材、尖嘴塌腮的小老頭兒,一手提著袍子,一手高舉著一封奏摺,怒氣沖沖地奔進殿來。

他經過夏雲卿的身旁,惡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鼻子裡發出細不可聞的哼聲。隨後他走到渝帝麵前,雙手捧著奏摺舉過頭頂。

渝帝一揮手,雙喜公公立刻走過去,將奏摺呈了過來。渝帝緩緩展開奏摺掃了一眼,竟冷冷地笑了幾聲。夏雲卿不解地看向劉炳文,卻見劉炳文揚起鼻尖,高傲地剜了自己一眼,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樣。

夏雲卿稍作沉吟,才恭敬地問道:「不知陛下何事發笑?」

渝帝似笑非笑看著他,問道:「猜猜這封奏摺,又是誰寫的?」

夏雲卿拱手一揖,說道:「恕臣愚鈍,臣不知。」

渝帝鼻子裡輕哼一聲,展開奏摺,幽幽說道:「這一封彈劾內閣首輔的奏摺,上麵表示對愛卿的獨斷專政、矇蔽聖聽、顛倒是非的種種行為,再也無法容忍,希望朕能重整內閣。落款竟是六部九卿!愛卿對此有何看法啊?」

屢屢做出獨斷專正、顛倒是非的種種行為,長期以往下去,定會禍亂朝綱啊!請皇上嚴懲此人!」

說罷,他得意地看向夏雲卿,心道:讓你今日攛掇文武百官,來彈劾平陽侯,且看我先代表六部九卿來彈劾你,讓你無暇顧及此案!

渝帝有所思地看著麵前的兩份措辭相似、相互攻擊的奏摺,始終一語不發,卻在暗暗發笑:一邊是官小權大,一向直言敢諫的言官,逼著自己大義滅親。另一邊是彼此利益相關、位高權重的朝廷最高長官們,逼著自己懲處他們的頂頭上司。

這兩封針鋒相對的奏摺,竟一併送到自己麵前。看來雙方已經備戰許久,就等著今日的決戰了!

「報!」正在他沉思間,阮浪大步流星地邁進殿來,拱手道:「啟稟皇上,滿大人和證人已到門外!」

聽到「證人」二字,劉炳文頓時心頭一震,連忙轉頭看去。隻見滿庭芳帶著一位身著孝服的女子緩緩走進殿來。

那女子走到殿中間,「噗通」一聲跪下去,連拜了三拜,便小聲地啜泣起來。

渝帝好整以暇地盯著女子,問道:「這就是平陽侯案子的證人?」

「正是。」滿庭芳深施一禮,向那女子輕聲勸道:「這位就是當朝天子,寒煙姑娘,你有什麼要說的可以和他說,他會為你做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