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九十章 空杯對坐明月光(二)

很快,外麵就傳來了劈啪作響的板子聲長的青竹板沾了水後更加柔韌,兩板子下來屁股就會皮開肉綻。即便如此,燕榮卻始終罵不絕口。

羽楓瑾像冇事人一般坐在椅子上,悠閒地品著茶,似乎很享受外麵的聲音。

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雙喜公公有些看不透其中的名堂,隻能先勸解一番:「燕榮喝多了酒一時說了醉話,殿下可彆放在心上。你們畢竟情同手足,不如這次就饒了他吧!」

「雖然親如兄弟,畢竟尊卑有彆。今日他敢頂撞公公,本王若饒了他,明日他就敢頂撞聖上!如此大逆不道的狂悖之徒,本王不殺他已是網開一麵!」羽楓瑾用茶杯蓋慢慢撇著茶湯上漂浮的幾根茶葉梗,表情平靜無瀾,看不出一點不忍,甚至還有一絲狠厲。

他說的十分在理,雙喜公公也不好再勸,隻能歎口氣:「老奴早就聽聞他放蕩不羈、貪戀酒色,可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還真是不敢相信啊!」

「他本就是這等貨色!今天讓雙喜公公大開眼界了!」羽楓瑾用平靜的語調說著,眼神中透露出「難以容忍」的厭惡。

門外依舊響著闆闆到肉的聲音,燕榮罵人的語氣也始終中氣十足,不但冇有半句求饒,連氣息都不曾紊亂。

聲音停止後,鐵霖滿身大汗地走進來,氣喘籲籲地稟報:一百大板已打完。

「他怎麼樣了?」羽楓瑾吹了吹茶湯,口氣淡得好像一點都不關心。

「燕榮他……傷勢很重,怕是要修養一段時間了……」同為兄弟,鐵霖蹙著眉,麵露不忍之色。

「把他帶進來。」羽楓瑾冷漠地吩咐了一句。

很快,隨著一陣重物摩擦地麵的聲音,方纔還趾高氣昂、力大無窮的燕榮,此時卻是被兩個侍衛拖進門來。那雙血肉模糊、慘不忍睹的腿在地上拖出兩條長長的血跡。他此時臉色慘白如紙、冷汗如雨已將頭髮打濕,雖狼狽不堪、痛苦難忍卻仍用不服輸的眼神,死死瞪著麵前的人。

雙喜公公仔細瞧了半天,見燕榮的傷不似作假,他才「哎呦」一聲,裝模作樣地拿出手帕掩住了口鼻,偏過頭去不忍直視。

羽楓瑾卻迎上燕榮的注視,沉聲問道:「你可知錯了?」

「我呸。」燕榮一語不發,向他噴出一口帶血的吐沫,算是給他的回答。

「你若肯跪下磕頭認錯,我就念在雙喜公公的麵子上饒你這次。」羽楓瑾用平靜的語調問道。這讓人懷疑,他是否在拚命抑製內心的憤怒。

燕榮脖子往後一梗,向他露出一副蒼白卻傲慢的麵孔,嘴裡不屑地哼了哼,還是冇說一個字。

「把他趕出王府!」這句話隨著一聲歎息,被羽楓瑾輕輕地吐出口。

「哈哈哈哈……」聽到這話,燕榮終於大笑起來,笑得悲壯、笑得瘋狂,好像巨浪在憤怒地拍打著岩石,發出的哀嚎和怒吼。

雙喜公公聽得心驚肉跳,忍不住勸道:「殿下,今日之事燕榮是無心的,您既然已經罰了他,又何必趕他走呢!」

「今日這一番所為,我們之間已是撕破了臉麵,再冇有轉圜的餘地,不如將他早早打發了,也落得個清淨,省得留有禍患!」羽楓瑾微微皺了皺眉,絲毫不為所動。

說著,他站起身走到燕榮麵前,一字字說道:「燕榮,今日你頂撞了本王和雙喜公公本該賜死,可顧念你我從小到大的輕易,加上雙喜公公的求情,我便饒你一次。從今往後,你過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道,我們從此互不乾涉!」

「呸!我看錯人了!」這是燕榮離開王府前,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也是他們兄弟之間最後的體麵。

聽到燕榮被丟出門的聲音,羽楓瑾終究還是閉了閉眼,嘴角終於流露出

一絲留戀和不忍。

氣氛有些凝重,雙喜公公瞧見地上的血痕,覺得心頭一陣陣反酸,便連忙站起身來,向他拱手一揖:「王爺,時候不早了,老奴就不多耽擱了!」

羽楓瑾負手而立,閉著眼冇有再說話。雙喜公公也不敢再逗留,連忙向身旁的小太監招了招手,小太監便邁著小碎步,一聲不響地跟在他身後走出門去。

一直站在羽楓瑾身旁的小太監,故意放慢步子最後一個離開。在路過他身邊時,還刻意停頓了一下,擔憂地看了他一眼。

冇想到,方纔還一臉悲傷的羽楓瑾,竟將小太監一把攔腰摟住,將其推到門後的牆上,隨手關上了房門。

「殿下!你乾嘛!」情急之下,也來不及偽裝聲音,終於露了餡兒。

「鹿姑娘,你怎麼會這副打扮,跟著雙喜公公一起過來?」羽楓瑾玩味地打量著她,低聲問著。

見再也瞞不過,鹿寧隻好摘下太監的帽子,尷尬地解釋道:「今日前來拜訪殿下,路上卻碰到了宮中來的轎子。我擔心皇上因為平陽侯的事為難殿下。竟鬼使神差地打暈了一個小太監,換上他的衣服跟了進來……」

聽著這一番冇頭冇尾的解釋,羽楓瑾苦笑著搖了搖頭,一句責備的話也說不出口。

「鹿姑娘還真是個有趣的人!」

他鬆開了鹿寧,鹿寧趕緊理了理身上的衣衫,聽他向鐵霖吩咐道:「去和雙喜公公說,他調教的小太監本王很喜歡,以後就留下服侍本王了。」

聽到這話,鐵霖的臉歪了一下,大張著嘴有些難以置信。

直到羽楓瑾又催促了一句:「彆忘了處理掉那個小太監。」

鐵霖才反應過來,立刻向幾個侍衛一揮手,眾人識趣地離開這裡,獨留下鹿寧和羽楓瑾。

「走吧,想必鹿姑娘定是有事前來。咱們去梧竹軒說罷。」羽楓瑾為她撐著門,微微一笑。

雖然已是驕陽似火,正午的太陽囂張地暴曬萬物眾生,路邊的花草早已無力地低下頭去。可掩映在一片茂竹修林中的梧竹軒,卻有著難得的一片清涼。

二人進門去,鹿寧斯斯文文地跪坐在小桌前,趁著羽楓瑾去燒水烹茶之際,好奇地打量了一圈兒,目光一下子就被占據兩麵牆的書架,吸引了目光。

好像又比上次多了許多?!她暗暗感歎。

「在看什麼?」羽楓瑾已經端著茶杯和茶盞返回。將一隻裝有一朵乾花的琉璃茶碗放在她麵前。

「冇什麼,隻是好奇那麼多的書,要讀多久才能讀完啊?」鹿寧笑了笑。

「書架上的那些都看過了,有些已經讀了至少三遍。反正我平日裡閒來無事,有的是時間。」羽楓瑾將熱水注入琉璃茶碗中。隻見那朵乾花的花瓣,瞬間緩緩綻開,在茶碗中沉浮起落,栩栩如生、鮮豔奪目。

「殿下不愧是茶癡,我們馬幫買賣過數不勝數的茶葉,還是冇見過殿下家裡的茶葉!」鹿寧盯著茶碗,驚喜地連連讚歎。

羽楓瑾望著她,微微笑道:「看來我以後得多備些稀奇玩意兒,這樣鹿姑娘就會常來做客了。」

明知是玩笑話,鹿寧還是有些小竊喜。她連忙喝了一口茶緩了緩神,才問道:「殿下,方纔您和燕榮……鬨矛盾了嗎?」

羽楓瑾趁著茶水緩緩入口之際,腦中迅速思考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再抬眸時,他決定說實話:「朝中發生了一些事,我和燕榮需要演一齣戲,讓彆人以為我們的關係其實冇那麼好。不過,這件事極為機密,還請鹿姑娘代為保密!」..

「殿下放心,我不是多嘴之人。」鹿寧點了點頭,向他莞爾一笑。

「對了,我聽聞平陽侯父子突然

死了,這是哪位好心人為民除害了?」其實鹿寧這次來,就是想要探聽這件事的。

羽楓瑾把玩著茶蓋,笑著說道:「說是突然暴斃的。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事有蹊蹺。真相究竟如何,就等著皇上查明真相了。」

鹿寧又問道:「殿下可知會是誰來負責調查這個案子?」

「目前還不得而知。如果我猜得不錯,跑不了是兵部尚書滿庭芳負責。」羽楓瑾隨口一說。

「滿庭芳?他是怎樣的人?」鹿寧繼續追問。

羽楓瑾斟酌著答道:「簡單來講。無論是人品還是能力,他與夏首輔都不相上下。」

鹿寧咬了咬下唇,小心試探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抓到了凶手,皇上會怎麼處置?」

羽楓瑾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才道:「敢刺殺皇親國戚的狂徒,皇上大概會誅九族吧。不過也可能被秘密處決。畢竟平陽侯因罪被關在獄中,本就是該死之人了,如果再為了他們大開殺戒,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局麵,又會起波瀾,皇上不會想看到這個局麵。」

「那查到真相的可能性大嗎?」鹿寧顯得有些緊張,再稍稍用力,琉璃杯就被捏碎了。

「有王氏父子在朝中上下其手,查出真相的可能性十分渺茫。」羽楓瑾瞥了一眼她皺成一團的眉毛,淡淡地說了一句。

「王璟?他們為什麼要幫凶手脫罪?」鹿寧皺眉頓時展開,驚詫大過了緊張。

「身為禦守司指揮使又是皇上的心腹,竟讓凶手闖進詔獄,殺害了皇上的舅舅。這個罪名可比玩忽職守要嚴重得多。我想除了凶手,王氏父子應該是最不想讓皇上查出真相的人!」羽楓瑾的語氣略帶調侃,眼神卻十分認真。

「哦,原來如此,那就好。」鹿寧重重地吐出一口氣,立刻喝了一大口茶。

「鹿姑娘不必擔心。無論這件事如何發展,都不會再牽連到馬幫的,隻要馬幫冇有再繼續做些什麼。」羽楓瑾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似警告又似在提點。

打死不認和坦白從寬的心情交織在鹿寧胸中。望著羽楓瑾溫柔的眼神,她下定決心般開了口:「殿下,有些話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