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九十六章 天理昭彰終須償(二)

燕榮懷著一顆好奇心,被人揹進了大門。這座宅子坐北朝南三門樓,大小房屋共有數十間,位於盛京東區最「富貴」的白虎街上。

說它「富貴」,是因為它的左右兩個鄰居,分彆是禮部尚書劉炳文、和兵部尚書滿庭芳的宅邸。而他背後靠著的豪宅則屬於老東家翊王,也不知渝帝是不是故意的。

整座宅邸以居中的正廳為中軸線,左右兩側的建築像鏡麵一樣對稱而立。雖然裡花園裡百花齊放、香氣宜人,卻仍能聞到明柱花窗上散發出來嶄新的油漆味。

不過顯然,這做雕刻砌鑿,工藝細膩精湛的宅邸還不夠驚喜。當燕榮被背進正廳中,看到俏立在廳內麵帶微笑的黃衣女子時,他立刻就明白了——這纔是皇上給自己的驚喜!

「奴婢白玉玨給皇上請安,給老爺請安。」黃衣女子蓮步輕挪到跟前,福身一揖,聲音又柔又媚。

燕榮拱手回禮,卻始終垂眸不敢直視。

渝帝在主位上緩緩坐下,笑著解釋道:「你現在身上有傷,需要有個人在身旁照顧,玉兒體貼細心十分會照顧人,朕就把她賜給你了。」

有了皇上的旨意,白玉玨走過來跪在燕榮麵前,規規矩矩地奉上一碗茶。燕榮從她手中接茶時,順便仔細審視了一番:她看上不過十**歲的年華,一張白皙的瓜子臉,柳眉彎彎、鳳眼櫻唇、右眼下有一顆小小的紅痣。

她一襲鵝黃色的百褶裙,個子隻到燕榮的腋下,纖腰削肩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風。可她舉止大方,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書卷的清氣,怎麼看都不像個服侍人的丫鬟。

燕榮收起目光,轉身向皇上深深一揖,朗聲道:「臣多謝聖上隆恩!」

渝帝目光在二人身上掃了一圈兒,意味深長地說道:「玉兒知書達理、賢惠得體,燕榮你可得好好待她。玉兒,燕統領身上有傷,你可得細心照料啊!」

燕榮與玉兒齊齊一揖:「是,奴婢/臣遵命!」

一個月的時間無為而過,轉眼已是熱情似火的夏季。多虧了鐵霖的「好手藝」,讓燕榮看上去皮開肉綻,實則並未傷及筋骨,才能在這麼短的日子裡養好傷。當然,為了不讓渝帝懷疑,他還是裝模作樣地拖延了一段時間。..

與他相比,阮浪的情況可就糟糕多了。他身上舊傷未愈又添新患,都是王璟下得死手,連醫治的大夫都驚歎——他能活下來就奇蹟!

加上夫人的慘死,卻無處伸冤的憋屈。讓他短短一個月內,已經瘦到雙頰凹陷,連一向挺拔的後背也微微有些駝。

還記得從詔獄出來那日,站在繁華喧囂的大街上,阮浪不禁悵惘良久:都說詔獄便是地獄,走進去的人,就再也無法重見天日。他卻萬萬想不到,自己竟成了走出地獄的第一人。他不但看到了太陽,竟然還官升一級。

走出大牢前,平四為他換上一身新衣服,還囑咐他千萬不要回頭。可他還是冇忍住——既然這輩子和這裡再也分不開了,那多回幾次頭,又有何妨呢?

阮浪失魂落魄地徜徉在人海中,雖不忍還是回到了家中。推開厚重的大門,卻再冇有佳人巧笑嫣然地迎出門來。

黃昏時偏又陰雨霏霏,院中鋪滿了海棠的殘紅,千丈的蛛絲糾纏在參天的老樹梢,四處瀰漫著死氣沉沉。

空蕩蕩的房子裡,蘅蕪香漸漸消散的煙氣裡,隱隱約約能看見屏風後愛妻熟悉的倩影,亦真亦幻。

梳妝盒裡仍有她未用儘的胭脂,妝匣中的鈿釵還閃著光芒,床前的紅燭殘淚堆疊如山,仿若在等著她的芳魂歸來。

空了一半的床榻,錦被還留著她身上的餘香。阮浪不知喝了多少酒,才能勉強入睡,可半醉半愁的睡眠,卻仍是好夢難圓。

撐開朦朧的醉眼,

恍惚間,還以為佳人正披著衣衫,坐在床前剪窗花。阮浪一把掀開紗帳,卻隻看到一抹斷斷續續的雲煙。

是呀,如今已和夫人分彆在兩個世界,這樣荒唐的夢再美也終須醒。

阮浪躺在地上黯然垂淚,一個晚上醉了又醒、醒了再醉。待他從地上爬起來時,窗外菸雨正朦朧。他捂著頭悲痛落淚: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可恨的命運,竟無端將愛人從他身邊奪去?

不,不是命運,這一切都是王璟的罪惡!滿腔的怒火灼燒得他難以呼吸,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將王璟親手撕碎。

可他一想到在朝堂上,皇上對王氏父子百般縱容的樣子,就頓時心冷。他現在根本冇有資格和那對父子鬥,若冇有藍鈺和翊王的乾預,他甚至連讓皇上聽自己說話的資格都不會有。

他強撐著身子狼狽站起身來,從井中提來半壺清水,插上一束黃色的菊花為亡妻奠祭。微風輕輕地吹進窗來,菊花的香氣四溢。

阮浪小心的用帕子將鈿釵包好,貼著胸膛放在衣襟裡,便推開大門走了出去。大街上還如往常一般熱鬨,笑容滿麵的過客們,誰也冇留意阮浪臉上的憂傷。

他推開禦守司的大門,交談甚歡的衙役們看到他,便立刻停下交談,假裝無事地各自忙去,似乎誰也冇把他放在眼中。

隻有平四走過來,關切地問道:「怎麼不多休息幾天?身上的傷養好了嗎?」

「一點小傷,不礙事的。把所有人都叫過來,我有事要查問。」阮浪強打著精神吩咐著。

「嗬,這才第一天上任,就開始裝模作樣了。還真以為自己是指揮使啊!」一旁裝忙的阿虎突然嘟囔了一句。

「知道什麼叫小人得誌嗎?小心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容易燒到你!」幺六碰了碰他胳膊,也趁機譏諷幾句。

「這種靠出賣自己上司,換來***的叛徒,不配做咱們的指揮使!」狗三說話更不客氣。

「你們彆太過分了!」平四緊皺眉頭,怒喝道:「阮大人和王大人一樣,都是皇上親自任命的!你們這樣說是對皇上不滿嗎?」

幺六卻衝到阮浪麵前,憤憤不平地質問道:「阮浪!大家平日裡對你都不薄,你卻讓皇上將我們打個半死!你來做這個指揮使,我幺六第一個就不同意!」

「就是!」阿虎站在人群最前麵,大聲挑釁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點規矩都不懂嗎?這件事要怪就怪你笨,如果你肯乖乖獻上你夫人,王大人好你好大家都好,何必鬨成——」

一語未完,隻見阮浪以迅雷之勢抽刀出鞘,朝著阿虎斜劈下來。等他平靜地擦了擦繡刀,再收刀入鞘時,平四才赫然發現阿虎的臉上少了一隻耳朵、幺六則缺了半截舌頭,而那些東西此時正毫無生氣地躺在地上的一灘血裡……

隨著幾聲撕心裂肺的叫喊,方纔說話的而人正捂著傷處,疼得在地上直打滾兒,鮮血順著指縫止不住地往外流。

「既然你們看不清人心,聽不得真相,也說不出人話。那留著這些勞什子也無用,不如我幫你們去掉!」阮浪麵無表情地盯著三人,聲音森冷:「我現在一無所有,也就無所畏懼了!你們看不慣我,期待著王璟能快點官複原職,不過……你們也得能活到那一天才行!」

說罷,他看向平四:「讓所有人都過來,我有話要審訊。但凡違抗者,你就直接割下那人的耳朵!」

果然,疼啊這一招十分奏效。所有親眼看到這場爭執的衙役再不敢造次,很快就聚集在阮浪麵前,無一人缺席。而阮浪將所有人就在審訊室外排隊,他要一個個單獨審訊——端午節那晚究竟發生了什麼。

等在門外的人,紛紛小聲議論起來。大家都在努力回想著當晚的情形,唯有平四一

人惴惴不安:他不知為何阮浪,突然開始調查當晚的情形,更擔心以阮浪的敏銳,會被他發現什麼些蛛絲馬跡。

看著衙役們一個個進去,又一個個出來,每個人都神色複雜,平四不知這些人和阮浪說了什麼話,也不敢貿然上前詢問,隻能等自己進去再打探一番。

終於等到平四,他剛要推門進去,卻見阮浪推門迎麵走了出來。

「走,陪我去一趟朱雀大街。」阮浪一拍他肩膀,說了一句。

「難道你不問我的證詞嗎?」平四頓生狐疑。

「不必了,你對我這麼好,我也拿你當朋友。我相信你要是想到什麼了,一定會馬上告訴我!」阮浪毫無戒備地笑了笑。

「阮大人,您去朱雀大街要做什麼?」平四心虛地垂下眼眸,連忙轉個話題。

阮浪咬了牙冷冷說道:「去看看那個殺人凶手的真實身份!」

「殺人凶手」四個字,讓平四悚然一驚——馬幫的莊樓就在朱雀大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