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無語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361確定那佝僂的老頭是不可一世的蘇富貴

炊煙裊裊升起,山腳下的村子一片雞鳴狗吠,好不熱鬨。

靠著山邊的一戶人家,院牆高高的壘砌著,雖然隻是土坯房子,看著也收拾的十分乾淨、利落。

一個小婦人穿著一身打著補丁的粗布衣裳正在院子裡收拾菜園子,看她那熟練的模樣,顯然也是一個老把式了。

生活是很容易改變一個人的。

當初在鎮上甚至冇有親自下過田的程小盆,如今挽著頭髮,手裡揮舞著鋤頭,也是乾的有模有樣的。

正在這時候,一個俊俏的少年郎牽著馬匹路過。

“小娘子你好,我路過這個村子,能給口水喝嗎。”

俊俏的少年郎一看出身就不凡,衣裳料子好不說,身後還跟著七八個黑衣黑褲的下人,一個個的都用帽子遮住了臉麵,看不清麵孔,卻也看得出來,都是年輕人。

小婦人正是程小盆,她目光落在少年郎的臉上,眸子就是一亮。

來人五官立體,眼窩明顯,尤其是那一雙深邃的眸子,隻望了一眼就讓她情不自禁的彆開了臉,卻又忍不住再看。

好一個俊俏的少年郎啊。

這人明明年紀不大,可他那通身的氣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尤其是身後那些下人都牽著馬。

程小盆隻看了兩眼就小心肝砰砰亂跳,咋可能有這麼俊俏的人呢?

在北地能有這樣上好的馬匹,還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呢。

“你們等等,我這就去拿水。”

如今整個北地都在大皇子景黎的手裡,這邊的百姓安居樂業,所以程小盆並不怕陌生人。

因為如今敢騎著馬這樣公然在外麵行走的,基本上都是官麵上的人物。

這樣一想,看到那少年郎,程小盆就更是心中砰砰亂跳。

隻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姿色一般,怕是入不得貴人的眼。

“多謝小娘子了。”

來人喝了水,看到他們家院子裡種滿了青菜,就誇讚了兩句。

“小娘子一看就是乾活的一把好手,這莊稼伺候的好。”

少年郎似乎是來體察民情的,又問了問他們家裡的收成,還有村子裡的收成,還問了一些村子裡老人、孩子的生活等等,事無钜細的。

不像是個富家公子哥,倒像是微服私訪的大老爺。

“聽說你們這個村子是這兩年安置的軍營裡的家屬,小娘子家是什麼人在軍營裡啊?說不得我還認識呢。”

程小盆的心當即就是一動。

這人,莫不是大皇子身邊的人?

聽說大皇子景黎的身邊都是一群少年郎君,看這人的年紀似乎比自己還要小上幾歲,莫不是被自己猜中了?

程小盆不敢肖想自己能入了小郎君的眼,卻也想著,萬一是她的男人蘇耀祖入了這貴人的眼,那是不是她也是官家的夫人了?

若是如此,也不算她這麼多年算計了一場。

想著同在一個村子的父親、母親和弟弟都不跟她來往,程小盆就是一陣氣悶。

從小到大,父親、母親就偏心姐姐程寶兒,那個蠢貨,被自己鼓動了幾句就敢真的賣了蘇美美那個傢夥,她不被賣掉,誰被賣掉?

對此,程小盆一點兒都不後悔。

當初若不是她自救,那麼當時的糧食不夠吃,被賣掉的也隻可能是他們姐妹。

現而今,她至少還能在父親、母親身邊儘孝。

隻是他們不願意罷了。

錯的不是自己,是他們而已。

“我家夫君就在軍營中。”

程小盆當即把蘇耀祖在哪個隊伍說了,末了就期待的看著小郎君。

“這人我還真不認識,回頭你們打聽一下。”

小郎君說話了,程小盆有些失望,卻又覺得是理所當然。人家小郎君什麼樣的身份,哪裡會認識一個大頭兵?

小郎君又問了幾句話,知道她在家照顧公公,又對她誇讚了幾句。

“哎,本來我家裡還有一個婆婆,隻是她上山撿柴,失足落下山崖就…….”

程小盆捂著臉嗚嗚嗚的哭,一時間又惹來了小郎君的幾句安慰。

離開前,小郎君給了程小盆一片金葉子,把她歡喜的什麼似的。

離開了那處地方,俊俏的小郎君恭恭敬敬開口。

“姑娘。”

其中一個黑衣黑褲的人抬起頭,赫然就是蘇以安。

“北州,做的不錯。”

很快,另一隊的人馬也來與他們彙合。

“姑娘,都問清楚了,兩家人如今已經決裂了。那程算盤提到蘇富貴一家,嘴裡一直罵罵咧咧的,說是他們賣了自己的親閨女,還害了表妹蘇葛氏。還罵那程小盆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幫著蘇家賣了親姐姐雲雲……”

蘇以安真是大開眼界了。

“程寶兒和程小盆姐妹倆把蘇美美賣給一個過路的商人,然後蘇家又把年長的程寶兒給賣了?”

這簡直就不敢相信。

亂世裡他們不報團取暖也就算了,這樣互相算計。

嘖嘖,還真是親姐弟啊。

“那程小盆怎麼就留在蘇家了?”

冇被蘇富貴賣掉不說,還留在了蘇家,跟自家爹孃那邊斷了聯絡,簡直就不可思議。

“主子,聽說那人當時懷了身孕,隻是後來趕路途中,孩子冇了。聽說那蘇耀祖一直很稀罕這個表妹。”

蘇以安咋舌。

那肯定也不是一個消停的主。

“姑娘,已經著手安排人,順著訊息去尋找蘇美美和那程寶兒了,可是要把這兩家人帶回靠山屯?”

向北州這幾年在外麵支撐,早就已經獨當一麵了。

蘇以安當初說讓這人跟著自己做家奴,也不過草草的寫了一個字據,她早就還給向北州了。不過這人知恩圖報,對蘇以安始終恭恭敬敬的。

在去年他更是找到了家人,如今向家人就安頓在靠山屯。

蘇以安擺擺手,“暫時不用,等我娘和奶奶回來,問問他們的意思。”

其實他們一家人無所謂的,主要是家裡的老太太。

還有其他的蘇家人。

若是知道了蘇富貴他們的準確地址還不相認,怕其他族人說閒話。但是就這麼帶回去,又怕老太太多想,所以蘇以安不著急。

遠遠地,一個佝僂著脊背的男人跛著腳扛著鋤頭往這邊走來。

蘇以安看到那人花白的頭髮和佝僂的背影,若不是向北州手下的人提醒,她簡直都不敢認。

老天爺,那是那個不可一世的蘇富貴?

他今年,好像也就四十剛過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